莫言妙论创新与守旧:创新的欲望源于感到无法超越前人

  新华网海南博鳌12月2日电(郭香玉)2日,2019中国企业家博鳌论坛开幕式及学者分享会在海南省博鳌举行。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著名作家莫言出席论坛,从文学的角度谈创新与守旧。

  “我不懂科技,也不懂企业,作为一个作家,我有很多梦想。我在北京坐车遇到堵车的时候经常想,如果有一款汽车,堵车的时候能够飞起来,不堵车的时候在路上跑,这多么幸福。”开场时,莫言诙谐地说。

  他说,“创新”这个响亮的口号,如果追溯源头,可以上溯到先秦,甚至更早。从特定意义上讲,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守旧与创新的斗争史。守旧与创新是对立统一的两个方面,它们之间的关系是辩证的。

  “在文学领域,大家都有强烈的创新欲望,是因为对现实的创作成果、创作理论不满意,也是我们与国外同行作品进行比较之后产生的压力与刺激。”莫言坦言,曾经一个阶段,的确涌现出了一批富有新意的作品,但一些作品有的创新实际上变成了对外国作品的模仿。

  莫言从三个方面谈了他对创新与守旧的看法。

  首先,文学创作领域的创新一般都是在传统基础上的创新。当一种艺术形式发展到高峰阶段,让后来者感到无法超越时,创新的欲望就会产生。这种创新表现在新的艺术形式的诞生,或者一个新的文学流派的诞生。

  第二,新与旧不是绝对的。有一些新东西刚出现时大受欢迎,但过一段时间就会被人抛弃,旧的东西又会重新引领风尚。比如纯棉制品,曾经有一段时间被认为土气,现在又成了新时尚,所以,新和旧有时是轮回的。

  他还举了一个粮食生产和家禽的例子。粮食大幅度增产,除了大量使用肥料、农药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良种,以及各种各样的药物、饲料,刺激家禽快速生长繁殖。过去养大一只鸡需要半年,现在20多天就长大了,甚至更短时间。“创新的目标就是要生产既环保又健康的产品,比如长得又快、味道又好、对人体无害的禽、蛋、肉、鱼等。

  莫言认为,我们怀念古老的味道,看上去是怀旧,实际上对创新成果不满。

  “我们经常呼吁重读经典,不仅自己读经典,也呼吁孩子们读经典,这样一种怀古现象也是对现代作品的不满。尽管如此,就像我们不能因为杂交稻米的味道也许不如原来的稻米味道好就否定杂交水稻一样。”莫言道。

  第三,从旧中寻找新灵感、新素材。比如屠呦呦发明青蒿素,就是从旧中找到新的典型范例。“我本人的小说创作,就是从古老的经典和古老的民间传说中获得了许多灵感和素材。”

  “文学无论如何创新,如果与人的情感命运无关,文学也就没有意义了。”他说,比如茅台酒无论如何创新,如果那迷人的酱香味没有了,茅台酒也就不是茅台酒了。

  莫言认为,文学领域与人的情感的关联性决定了它创新的不彻底性,“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情况经常出现,但“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情况更会出现。在科技领域需要革命性的思维,文学艺术领域、食品生产领域等,则需要怀旧情绪,甚至复古意识。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addywise.com